篩選

詹智堯-棒球場上沒有速成的訓練方式 只有適合自己的訓練方式

作者:卓子傑 ‧ 2021年10月15日 09:28
詹智堯。(特約攝影侯禕縉/資料照)
詹智堯。(特約攝影侯禕縉/資料照)

樂天桃猿隊外野手,外號「詹帥」,中華職棒少數跑、打、守、外型兼具的四拍子球員;2012年中華職棒最佳進步獎得主、5度榮獲外野金手套獎,2012至2015年締造金手套獎4連霸,橫跨熊、猿隊史被公認守備最好的中外野手。

能進入職棒的選手都有一定的才能,但並非所有人的身材和體能都天賦異稟,有很多人從少棒訓練起,歷經跑不完的步、揮不完的棒,練到全身痠痛,但身材、體能或技術都進步有限,訓練苦悶不足為懼,讓人沮喪的是不知自己究竟有沒有成長,找不到成就感的茫然會讓人想放棄;樂天桃猿隊的外野手詹智堯就曾走過這樣的棒球路。

儘管在業餘時期已是萬眾矚目的大物新秀,但進入職棒後依舊難以無縫接軌,詹智堯職棒前3年處於適應摸索期,尤其打擊上的表現不夠穩定,上半季冰冷、下半季火熱的成績落差明顯;儘管教練多方給予指導,但打擊型態因人而異,同一套心法無法成功複製在每位選手身上,因此生涯初期詹智堯的進步幅度十分有限。

雖然攻擊常打擺子,但中外野手的本職學能「防守」他可一點都不含糊。其實智堯的中外野守備並非一進職棒就舉重若輕,他沒有強橫的臂力,雖然移位速度和球感是天生優勢,但飛球落點判斷和回傳球精準度是靠後天勤練、隨經驗積累而成;正如昔日臺體教練楊賢銘的建言,「打擊和上壘穩定,只要守備精進,對站穩職棒極有幫助」,詹智堯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在努力。

隨著經驗漸增,中線防區的詹智堯對投捕配球、打者習性和防守站位的判斷都駕輕就熟,也讓他逐年成為金手套獎的常客,全盛時期的詹智堯判斷佳、範圍大、移位快、傳球準,守備只有四個字—「行雲流水」。

但他並不滿足於僅當一個傳統型守備中外野手,在打擊面上不斷尋找身為左打、具速度和選球能力,且擔當纏鬥型開路先鋒角色最適合的揮棒機制,一再地從測試到失敗,再從失敗中微調改進;2011年底,詹智堯在跟「老邦」馮勝賢學長聊天時,無意間聽到「找到適合自己的訓練方式」這句話,頓時豁然開朗,回歸到打棒球最純粹的重點,就是把基本功做好;2012年,詹智堯繳出一張攻守俱佳的成績單,打擊率0.329、139支安打,還拿下生涯第2座金手套獎,那年臺灣大賽,他在第5戰賽末沒收了統一獅隊高志綱即將落地的安打,以不可思議的超美技完成經典的「冠軍撲接」,幫助桃猿隊拿下主場北遷後的首座冠軍盃,他本人也獲得最佳進步獎。

在頒獎典禮的舞台上,詹智堯分享了自身從迷惘到蛻變的經驗,「改變的不只是技術上的訓練,其實心態的改變才是我蛻變的關鍵,蛻變的過程中不斷地失敗,每一次的失敗都給我更想進步的決心,因此我體會到,棒球場上沒有速成的訓練方式,只有適合自己的訓練方式。

2015年底,詹智堯隨統一獅隊外野手劉芙豪共赴日本鳥取進行自主訓練,鳥取的訓練中心是日職球星經常會報到的地方,而初次前來取經的詹智堯也透過先進機械輔助訓練,將身體狀況調整得更好,關節肌肉較硬、較緊的部位也透過調整變得柔軟。

這趟自主訓練後,他領悟到很多先進的觀念,過去詹智堯是標準的纏鬥型前段棒次打者,當球數落後時好球帶邊緣的球他會設法破壞,再尋求可攻擊的好球,並非傳統追求長打時的「全力揮擊」型態;但從鳥取歸國後,他認為安打型打者也可以全力揮擊;詹智堯認清自己上半身單薄的劣勢讓他很難打出全壘打,必須靠下半身力量傳導,他開始練習下半身運用,並逐步使用於實戰,揮棒注重下盤運用,如何使用髖關節發力,讓力量更為延伸、把擊球距離帶得更遠;2016年季前詹智堯生涯738場比賽中從沒連2場開轟過;2016年他不但達成連場次開轟,還在該季敲出8支全壘打,而且他當時其實還帶著肩關節的傷勢,否則成績將更為可觀。

2017年他的長打火力更上層樓,不但演出單場雙響砲,也再次突破個人單季全壘打支數新高,這個賽季他敲出9轟,完全看不出這是一個去年底才剛動完肩膀關節鏡大手術的球員。

隨著世代交替,近年詹智堯逐漸退居二線,但他的外野守備如同一支畫筆,在幅員遼闊的綠茵上揮毫一件件令人讚嘆不已的藝術品,過去我的象迷朋友們常說:「球飛到桃猿中外野防區,我們就先絕望一半。」在打高投低的年代,詹智堯就像是站在外野的終結者。

喜歡棒球跟能靠棒球吃飯是兩碼子事,職業選手的成功之路不但狹窄且兩旁布滿荊棘,只有鳳毛麟角的天才能輕而易舉的登峰造極,絕大多數的選手其實都像詹智堯一樣,須靠勤奮加上找到正確的訓練方法才能成功,尤其當你有身材條件不如人的自知之明時,更要尋找適合自己的訓練模式,竹籃打水只會徒勞無功,既然要練得勤奮,就更應該要練得聰明。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