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高尺巨蛋的經典賽 肩膀的重量-3

作者:陳捷盛 ‧ 2017年03月17日 13:19
(TSNA資料照)
(TSNA資料照)
3月9號,我們要面對韓國,不管甚麼時空背景,即使是兩支無緣去日本的球隊交手,但只要有韓國的比賽,氣氛就是不一樣,特別是,這場比賽輸的一方,下一屆要從資格賽從頭打起。

早上起來讀報連線,韓國媒體說前一晚,韓國有上千位的球迷已經退票了,今晚我們是後攻的主隊。

「今天是我們的主場。」

不過陳冠宇和郭俊麟沒能把前兩局守住,這兩張我們在韓國媒體眼中的王牌,合計指撐了1.2局失掉6分,劇本有點像以色列之戰,我們一開賽就落後,不過大家一樣都坐在一壘側,沒有人離開。

四局下半,韓國8比3領先,林哲瑄打了一支2分全壘打,我們追到3分落後,看台沸騰了。


林哲瑄(圖右)與林琨笙。(TSNA資料照)

第六局,今天的球迷真的太多了,我登入成為公司的粉絲團小編,嘗試用直播的方式希望能把看台上的熱情傳回台灣,然後胡金龍和張志豪的串聯安打,我們追到8比7,只差最後臨門一腳。

能把比賽帶回原點嗎?第六局看台上的沸騰,因為滿場的球迷,我租的Wifi也掛了,剩下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用手機錄影功能記錄下每一個熱血時刻,然後用影片發文的方式更新,然後我錄到了第七局陳鏞基追平安打的那一刻,沒有騙你,手會抖,眼眶還是會濕。

不過我們仍然沒能在最後一個出局數拿下前,取得領先。

結局大家都知道了,小飛刀在第10局再度把所有國人的期待扛在自己的血肉之軀上,然後金泰均的代打2分砲,成為決定這一夜輸贏的分水嶺。


金泰均。(TSNA資料照)

最終,我們三場全輸。

不會很讓人意外,不是嗎?打從一開始的徵召不順,還有組訓的各種風波,我們就知道這是場不令人期待的戰爭,所以三場全輸,是不是也符合國人的期待?是不是,也能滿足一日球迷和酸民的預測?

賽後記者會,首席教練吳復連代替身體不適、同時也被驅逐出場的郭總出席。

「很可惜,我們九局下是有機會贏的。」教練說的。

這就是棒球,就是無人出局得點圈是致勝分,也不代表甚麼,特別是投手丘上是吳昇桓。

或許是有前一天惜敗的心理建設,這一天的賽後訪問,大家都顯得格外平靜。我們隨後回到了球員休息區前方,跟著其他同業一起等待球員。

然後林智勝哭了,林琨笙點出了我們國球的問題,林哲瑄和王鏡銘說著大家的革命情感有多好,但改變不了的事實是,我們三場全輸。


林智勝。(TSNA資料照)

「沒有人願意穿上這身代表國家的球衣卻要被罵。」我記憶很模糊,但我有聽到這句話。

過去這些年,潘威倫、林智勝、陳鏞基還有高國輝等球員,多少次披上這身象徵榮譽的戰袍,卻可能因為一場比賽沒打好,淪為結果論的戰犯,比賽贏了,理所當然,輸了比賽,難免還是有人會忘了,當他們站上球場那一刻,肩膀上是如此沉重,每一位都是,陳鴻文也是。


潘威倫。(TSNA資料照)

但是大家普遍不會記得,只知道是如果贏了,媒體可以連續三天塞滿不可思議的棒球新聞,如果輸了,大家檢討了兩天,然後這場棒球賽好像不曾存在。

最終,我們三場全輸。

最後一天對戰韓國前,我和余大哥協調好要用球迷一人一句對教練球員打氣的話串成新聞,有個球迷受訪和我說他不要只說一句話,他想講更多:「只要有他們(教練球員)的地方,我們就在,而且我們會一直都在,直到有一天,我們可以在WBC和奧運投手丘噴下香檳的那一天,因為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很驕傲的和全世界說:『我們台灣,是世界第一名。』」

我拿著麥克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視線偏離他的眼神,但眼睛又熱了一些。

輸給韓國的賽後,教練和球員們一起走向一壘側,對著看台上的台灣球迷深深一鞠躬,我拿著手機紀錄,手還是抖著,鞠完躬後,有些球員頭低低的往休息區走回去。

如果我有勇氣在看台上喊些什麼,我也許會說:「你們很棒,請抬頭挺胸!」

最終,我們三場全輸,在記分板上,還有大聯盟官網的WBC網頁上。

可是謝謝所有從台灣甚至歐美專程飛去首爾的台灣球迷,還有所有的教練球員從12月開始的付出和努力,真的辛苦了。


(TSNA資料照)

首爾待了五天,除了其中一天中午沒比賽和同業去東大門吃了一隻雞,我不知道首爾到底長什麼樣子,也沒有機會成為生平第一次看到雪的歐巴,但是我看到了,台灣棒球的模樣。

最終,我們三場全贏,總有一天。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