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高尺巨蛋的經典賽 肩膀的重量-2

作者:陳捷盛 ‧ 2017年03月16日 08:13
(TSNA資料照)
(TSNA資料照)
3月8號,我們先看了荷蘭的打擊練習,或者,應該說是大聯盟全壘打大賽才對。

「今天輪到我們了。」

台灣球迷今天在三壘側,而且人數多到可以延伸到內野也接近全滿。

「球場外面剛剛飄了一點點的雪。」應援團大使壯壯受訪時和我們說,我沒看過雪,所以開賽前空檔,我和座位在我前面的Vamos的「畫臉妹」一起衝出球場,但兩個沒看過雪的人只看到刺眼的夕陽,沒有半片雪花。

想晉級,情勢已經對我們很不利,這一天,24歲的宋家豪背負了2000多萬人的期待,面對到一半的大聯盟打線,他撐了3.1局失4分,然後23歲的江少慶接手4.1局壓制住了荷蘭的攻勢。


宋家豪。(TSNA資料照)

張志豪在五局開轟,而且是2分砲,在當時我們把比數追平,然後同一局,林益全的高飛犧牲打讓我們單局拿下3分,5比4,現在荷蘭落後我們了。


張志豪。(TSNA資料照)

其實張志豪擊出全壘打的那一瞬間,我低頭在處理公司要的臉書更新,是三壘側快掀翻高尺巨蛋屋頂的驚呼聲讓我抬頭,雖然球迷坐在三壘側,讓我今天整場比賽都像是從一壘跑到三壘,又回到一壘媒體工作區的折返跑,雖然很操卻也很滿足,特別是每當我們又守下一個領先的半局,我的手就因為激動的情緒,抖個不停。

PB+的羅國禎也是一樣,我們一起穿梭在人海中,尋找最壯觀的取景角度。

八局上結束,有人叫住我。

「捷盛!再兩局。」獅隊的標哥還是一樣熱情,他開心地伸出手。
「標哥!再兩局。」我們擊掌,聲音有點抖。

然後Didi Gregorius用一支二壘安打追平比數,大家安靜了些。接下來第九局,荷蘭用四壞球保送擠回致勝分,留下的只剩下惋惜聲,還有極為少數的荷蘭球迷歡呼聲。這段過程三壘側看台區的氣氛其實也等於是媒體工作區的氣氛,在陳鴻文的四個壞球進到林琨笙手套時,我坐在階梯上呆了一會,才拿著腳架連忙趕去去賽後記者會的現場。


荷蘭隊拿下勝利。(TSNA資料照)

「我們不會去日本了。」

郭總進來了,身為媒體工作者,我們需要紀錄受訪者的話,可是我發現自己一句話都沒記下來,好像是歷經了一場不真實的夢,只是這個夢還沒有醒。

氣氛很詭異的記者會結束了,我跑到球員休息室外頭,這是另外一個賽後訪問的好地方,我到的時候林琨笙剛講完,然後林智勝走出來了。


林智勝。(TSNA資料照)

「我給我們打100分。」台灣隊長說道。

台北公司有同事必須做賽後訪問的新聞,所以傳畫面回台灣的同時,我必須打電話和負責的同事說受訪者的內容,這樣可以增加作業效率。

「林智勝說什麼?」電話那頭是我們公司的女主播詹可旬。
「林智勝說…」我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走出記者室。
「妳等我一下…」我往沒有人的通道小跑步。
「林智勝說…林智勝他說…」然後我聲音變了,眼眶滾出了眼淚。
「大家都是100分。」我不確定我花了多久的時間,才把這短短幾個字講完。

只因為這個夜裡,大家都是100分。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