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高尺巨蛋的經典賽 肩膀的重量-1

作者:陳捷盛 ‧ 2017年03月15日 08:25
高尺天空巨蛋。(TSNA資料照)
高尺天空巨蛋。(TSNA資料照)
最終,我們三場全輸。

「捷盛,我要派你去採訪經典賽。」

經典賽來臨前10天,我在休假中接到這通電話,內心很複雜,因為在2013年的經典賽,當時剛入行一年多的我,還是個新聞台的在家記者,每天看著受人景仰的前輩們在棒球場衝鋒陷陣,從台中一路到東京,我幻想過有一天也有機會,但卻不知道每天水深火熱的自己,還等不等的到四年後的這一天。

「恭喜你,代表你熬過了一個四年!」我和自己說了這句話。

3月6號出發當天,我和資深的攝影搭檔余大哥清晨5點就抵達到了機場,這一天還有幾間同業會一起,中央社的同業「蛋哥」張新偉和我們說:「這一班剛好是和應援團一起出發。」

在機場連線時,因為一個熱情球迷的關係,我們很幸運也訪到了林智勝的媽媽。

「智勝這次壓力很大,因為大家都不看好他們。」
「林媽媽,別擔心,正式比賽才剛要開始呢!」

3月6號這天到了球場,我們匆匆確定採訪證是否通過,領到證的當下,我和搭檔內心的不安也終於放下。

「開始吧!」

第一天只有一場比賽,地主韓國隊面對以色列,大家工作量沒那麼大,我們在一壘側的媒體工作區把比賽看完,然後好想贏韓國就成真了,只是不是我們(以色列2比1贏球)。

3月7號,終於輪到了全台灣人都關注的第一天,我們要出戰昨晚讓韓國全國都流淚的以色列。是這樣的,以色列陣中有不少曾經在大聯盟短暫發光發熱的球員,因此,儘管以色列三個字,代表一個沒有正統職業棒球聯賽的國家,但他們的實力,始終很難評估。

許多人都羨慕體育記者,特別是這樣的大型國際賽事,可以出國採訪,見證大場面,還不需要買票,但如果你問我,我會說任何一間同業,通常在比賽中都不會有時間好好看比賽。平面同業前輩們在比賽間大部分眼睛都盯著筆電打稿,電子媒體同業比賽間也忙著過音和剪帶,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是聽觀眾的呼喊聲來決定要不要抬頭看看發生甚麼事,真心不騙。

前一天到高尺巨蛋時,總教練郭泰源已經宣布了先發投手,所以現在站上投手丘的是郭俊麟。


郭俊麟。(TSNA資料照)

新聞媒體業總是"必須搶快",我在賽前用盡最快的速度把新聞內文打完,過好音,麻煩余大哥開始剪接,然後我必須盡可能用最快的速度燃燒手機,拍攝球迷照片,拍攝加油影片,然後傳給公司媒體部門的長官發粉絲團訊息,然而在這之前,我們已經掉了4分。

郭俊麟沒有辦法撐完一局,然後陳冠宇上來了,我當下無法紀錄陳冠宇投出幾個三振,只能在工作之餘,用耳朵判斷以色列打者出局了沒,然後偶爾跑去媒體區詢問余大哥的剪接進度,接著繼續面向看台找尋適合取景的角度。

對不起,我無法統計給大家這一次台灣應援團到底有多少人,我只能說,可愛的台灣球迷人數足以把半個一壘側給佔滿,會讓人有種我們回到台灣比賽的錯覺,可惜的是,我們的那顆蛋還沒孵出來。


台灣球迷。(TSNA資料照)

在我四處奔走的過程中,智勝媽媽又出現了,她親切的問我吃東西了沒。

「怎麼現在會是這樣呢....」林媽媽有點失落,這時候比數6比0,領先的還是以色列。

第六局了,我們終於有攻勢了,胡金龍打了安打,然後蔣智賢在一出局的情況下獲得保送,滿壘,剛好輪到林智勝打擊。

看台上的鼓譟聲,會讓人以為我們正在中華職棒的現場,我們每個球員都有自己的專屬加油歌,這是我們的驕傲。

然後,林智勝從Tyler Herron手中打出了二壘安打,我們得分了,安打出去那一瞬間,我利用用手機錄影模式掃向看台,錄著我們台灣球迷的激動程度,還有林智勝媽媽摀住臉大聲宣洩壓力的叫喊,我的手在抖,眼睛會濕,我沒有騙人。


林智勝。(TSNA資料照)

只是雖然我們這場比賽打下7分,但我們還是輸了,15比7,以色列二連勝。

同一天晚上還有一場荷蘭和韓國的比賽,媒體團一行人還是繼續工作著,我無法太關注比賽,但是一個清脆的揮擊聲讓我馬上抬頭看向場內,Jurickson Profar打出一支正向右外野記分板飛去的超大號全壘打。

「他有想過被他打到的球心情會是怎樣嗎?」球最終差一點命中計分板,但很接近了,飛行的軌跡剛好從台灣媒體工作區前方飛過,那速度,很像是洲際飛彈,然後地主韓國連輸兩場。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