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140公里的旋轉(下)

作者:曾文誠 ‧ 2017年01月17日 11:02
(TSNA資料照)
(TSNA資料照)
人因夢想而偉大?但多數的時候還是得接受現實的考驗,阿凱想打職棒,但光是這樣土法鍊鋼,想當陳金茂,這個夢想差不多是金門到台灣的距離。球技不好可以再花時間練,但如果要生活、得想辦法活下去呢?

阿凱把很多時間花在好好當捕手,但身邊的人知道,他自己何嘗不清楚,打職棒只是一個夢而已,以他們的家境,找工作就業分攤家用才是最重要的,正好那時有個來自新竹的阿兵對著阿凱說,他在家鄉賣來令片,要不要跟他試試,阿凱想想也好,反正早晚都要去台灣打拚,那就去吧。

侯孝賢的影像、陳映真的文字,深度地刻畫七零年代台灣勞工苦澀的一面,至於九零年代的阿凱,雖不是勞工,但日子也不是那麼好過,一邊工作一邊上學,一邊上學 一邊工作,最後錢沒賺多少,畢業証書也始終拿不到,不過在新竹這段時間,他完成了一件對他很有意義的事:他到新竹棒球場看了人生第一場職棒比賽。那幾年一再經歷簽賭事件,職棒比賽早已是「人前冷落車馬稀」了,當年電視上的風光已不復返,但阿凱仍然看得很過癮,而且在休假日就迫不及待回金門和老哥分享,阿凱口沫橫飛地述說,場邊加油聲有多熱鬧,打者跑壘速度有多快,完全忽略了廁所的惡臭還有可能是全世界唯一的水泥地看台,末了,阿凱對著哥哥說投手球速真的很快喔,不知道接起來什麼感覺?阿凱對著哥哥也像是對自己說。

一直到了在藥廠找到一份業務的工作,阿凱在台灣的生活總算是安定下來,而且也搬到外島移民不少的永和定居,生活無慮後,你猜阿凱最想做什麼?是啊,打棒球,有人跟他提在永和如果要打棒球可以到中正橋下棒球場試試看,於是他就走到隔著新店溪河堤而建的球場,看有人在打球阿凱手就癢了,立馬問可否加入他們的球隊,一如當年問阿兵哥要不要丟球給他接。

「你會打?你守哪裡?」

當答案是捕手而且是從身材乾扁的阿凱口中說出時,大家投以半信半疑的眼光,但試著了幾球後,這小子似乎不是騙人的。他們更沒想到的是這個半路說要來加入球隊的人,至此之後成為球隊的主力捕手,球隊中所有投手講起來就是投得快的不準,投得準但不快,但對阿凱而言這問題不太,他蹲在本壘後方始終接得很好,指揮得很好,有次冠軍戰,他還死守本壘,擋下最重要的一分。

阿凱一直以為他的棒球就在這種假日聯盟中平淡地渡過了,這當中當然也有贏球的喜悅,還有偶然出現的小驚喜,例如有一次一個東部的原住民來球隊,據說是陳鏞基的表弟,他對著阿凱試投了幾球,一球比一球快,應該有120吧!對於目測球速阿凱一直很有信心,小時候那群阿兵哥對著他丟,每次接完,心中想的跟實際測的不會差太遠。所以接完後阿凱很篤定這傢伙應該有120,但離職棒的140也還是一段距離,好想接一球140啊!即使不能打職棒,圓另一個夢也好啊,阿凱每隔一段時間總是這樣想著。

那天其實是很平凡的一天,一樣的早起,一樣用餐後著裝,一樣到橋下準備練球比賽。但沒想到那是很不平凡的一天,對阿凱的一生而言。

一到了球隊,阿凱就發現有個巨漢在外野全壘打牆前跑步,「誰啊?」阿凱好奇的問隊友,在乙組打球這麼多年沒見過身材這麼大隻的。隊友說:「以前統一的陳逸宸啊!有人帶他來這裡練球啦」阿凱眼睛亮了,職棒的!等陳逸宸熱身完畢,阿凱迫不及得地跑去跟他說:你能投球給我接嗎?對剛被統一解約,自我訓練尋求再起機會的陳逸宸而言,有個人可以接他的球自然是再好不過,但對這種可能是乙組中的乙組球隊,接我的球會不會太勉強了?

陳逸宸有點猶豫,但阿凱早已著裝完畢等著了,為免意外,陳逸宸了六七分力試投幾球,看著本壘後的阿凱接球動作,陳逸宸正想誇幾句時,阿凱就衝上投手丘了。「拜託你盡量投,不用擔心我一定接得到」也許這是阿凱這一生最懇切的一句話了,走回本壘板的路上,阿凱還自言自語地說我一定接得到。

陳逸宸的投球動作是先雙手把手套高舉,同時抬腳再用四分之三的放球點將投投出,2011年台灣大賽第四戰,陳逸宸就以這樣的投球動作,142公里外角速度三振了陳金鋒。

場景換到永和中正橋下,陳逸宸依然先雙手把手套高舉,同時抬腳,此時阿凱幾乎快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了,「來吧!」阿凱蹲好姿勢。

啪!

那一刻球場好似只有這個接捕的聲響,阿凱激動地想大叫但叫不出,他想大叫,那140公里的旋轉啊!


陳逸宸1986年生,兩年職棒生涯留下五勝七敗四點五六防禦率的成績。但陳逸宸可能不知道,他這一生最有意義的一顆球並不是出現在職棒場上。

上篇>>140公里的旋轉(上)
中篇>>140公里的旋轉(中)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