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百年魔咒話小熊──山羊魔咒說分明篇

作者:王雲慶 ‧ 2016年11月01日 15:34
芝加哥小熊睽違71年進入世界大賽。(達志影像資料照)
芝加哥小熊睽違71年進入世界大賽。(達志影像資料照)
文/王雲慶

說道1945年的世界大賽,大家總會想起山羊魔咒;不過我們先來聊聊這場世界大賽。

小熊隊在1945年8月橫掃了費城人隊之後,戰績就一路保持領先到球季結束,面對的是老虎隊。小熊隊在1907與1908的世界大賽裡都是擊敗老虎隊,不過老虎隊也在1935年討回一次,以4勝2敗第一次在世界大賽裡擊敗小熊隊。

要談小熊隊在1945年的表現,就一定要知道這位Hank Borowy投手。Borowy本來是洋基隊的球員,1942年上大聯盟,在前三年總共幫洋基隊拿下46勝25敗的成績(並在1942與1943的世界大賽出賽,那時洋基隊已經連續三年拿下美聯冠軍)。1945年Borowy在幫洋基隊拿下10勝5敗之後,被洋基隊的老闆賣給了小熊隊;那一年洋基隊的戰績並不好,其中一個原因是有太多選手被徵召入伍,導致戰績連續兩年都不太理想(1944年分區第三、1945年分區第四),但也因為太多選手被徵召入伍,Borowy已經算是洋基隊陣中的王牌;有一說是洋基隊的老闆Larry MacPhail擔心Borowy也會被徵召入伍,所以洋基隊想要搶先一步把他賣出去。不過MacPhail當然不會想要把他手上的王牌賣給同屬美聯的對手,而的規定是如果要把選手交易到另一個聯盟去之前必須通過自己聯盟的讓渡,在獲得所有其他球隊的同意後,才能交易到另一個聯盟去。MacPhail施了點手段達到他的目的(參議員隊的老闆Clark Griffith很不爽,說MacPhail搞鬼,但是聯盟最後是裁定沒問題),把Borowy交易到小熊隊去,換來了97000美金。

小熊隊這邊的總經理是Jim Gallagher,他跑去跟老闆PK Wrigley說「有了Borowy我們就會拿到國聯冠軍」當時還在忙著女子職棒聯盟(對,就是湯姆漢克斯那部電影『紅粉聯盟』裡的,在二戰期間出現的女子職棒聯盟,就是由小熊隊老闆Wrigley主導的)的老闆掙扎了一下,就乖乖付錢了。

Borowy來到小熊隊之後也當然沒讓大家失望,他拿下了11勝2敗,帶著小熊隊在球季倒數第二天封王,打進了世界大賽。

小熊隊在世界大賽的對手又是老虎隊。老虎隊的王牌投手Hal Newhouser因為心臟有問題沒有被徵召入伍,那年他拿了25勝,防禦率只有1.81。除了王牌投手以外,老虎隊在當年盼回了兩名重要的選手。強打者Hank Greenberg在服役四年半之後終於在下半季回到陣中,在78場比賽中交出了3成11的打擊率與13支全壘打,另一位在服役期間一直在打棒球的投手Virgil Truck也在球季最後一天回來,投了一場比賽,5.1局的投球被打三支安打掉了一分,已經準備好要打世界大賽了。

比賽的過程如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找資料。
底特律G1小熊9-0
底特律G2老虎4-1
底特律G3小熊3-0
芝加哥G4老虎4-1
芝加哥G5老虎8-4
芝加哥G6小熊8-7(12局)
芝加哥G7老虎9-3

有關第五場比賽有個小故事,之前我好像在播比賽時有說過。道奇隊在2006至2014年間的總經理Ned Colleti其實是芝加哥人(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道奇隊球星幾乎都跟他有關:交易A-Gon, 選Seager, 簽Turner, 選Pederson, 簽Puig, 改造Jensen, 選Kershaw, 簽Urias, 交易Ethier等等,夠多了吧!)他回憶起他爸爸告訴他的1945年世界大賽的故事「那年我爸爸15歲,第五戰前我兩位伯伯一位21歲、一位17歲跟我爸說,走,我們去看世界大賽!於是三個小朋友很興奮的要去球場,可是當年只有12歲的叔叔也想要跟去。伯伯們跟叔叔說,你年紀太小了,我們要走很長一段路去,而且會很晚回來,天氣很冷的,你這次不要跟我們去,下一次小熊隊再打世界大賽時,我們再帶你去好嗎?結果我叔叔就一直等到今年才有機會了。」在國聯冠軍賽時,Colleti還陪著高齡83歲的叔叔一起看小熊隊擊敗道奇隊拿下國聯冠軍,我相信老先生絕對會在接下來的小熊主場中縣現身的。

其實第五場比賽除了這個溫馨小故事之外,大家最關切的就是山羊魔咒了。其實詛咒也好、魔咒也好,很多時候眾口鑠金,講著講著加油添醋的就是真的了。就像我一直認為,所謂貝比魯斯的詛咒,不是因為貝比魯斯曾經說了什麼,而是因為紅襪隊因為貝比魯斯的交易而遭到了天譴。棒球是絕對有神的啊!

我們來還原一下當年的狀況。酒吧老闆Bill Sianis其實在1945年以前就三不五時的牽著他那隻叫Murphy的羊跑去球場,這是他宣傳自己酒吧的方式之一,所以1945年的世界大賽也不例外。第五戰比賽時有下雨,所以比賽有點延遲。比較特別的是,在因雨延遲之後、要準備開打前,觀眾被允許穿過球場回到他們原本的座席上,但是這隻山羊進到球場之後不想回到座位(Sianis幫自己跟羊都各買了一張位子很好的票)上,又跑回場地裡面。Sianis好不容易把羊拉回看台,但是旁邊的觀眾也開始有意見,由於他們的位子很好,票價自然不便宜,其他也花了不少錢買到票的觀眾自然不想有一隻濕濕的、臭臭的、看到你手指頭就會想要咬的山羊在自己位子附近。觀眾開始要求他們離開(至少是羊),原本就是要來宣傳的Sianis此時就把他買的兩張票拿在手上,故意表現得非常憤慨地樣子,展示給所有人看「我的羊也是買票進來的耶!」而在離開球場之後,Sianis在球場門口又讓媒體幫他跟羊照了一張相,還商請票口的工作人員擺出一副「不准你們進來」的手勢。第二天這張照片在所有的報紙上都被刊出來,這,就是他要的效果。

在小熊隊輸掉這一年的世界大賽之後,Sianis拍了一封電報給小熊隊的老闆Wrigley,上面只有三個英文字「Who Smells Now?(現在誰比較臭啊?)」這其實也是1945年世界大賽跟酒吧老闆最後一件相關的事情。

一直到了1967年,那一年小熊隊從前一年最後一名(第10名)的谷底翻身,在國聯最後拿到第三名。一名記者在回顧小熊隊的歷史時發現了1945年的這個宣傳報導,於是聯絡了Sianis,看到宣傳機會又來了的酒吧老闆才在這個時候說了當年曾經下過詛咒的這件事(說真的還不知道是誰的主意?),但Sianis又補充說在好幾年前就把詛咒給移除了,畢竟他的客人都是小熊隊的球迷,做生意要緊啊!不過後來見報的故事就專注在Billy Goat Curse這個所謂的山羊魔咒的話題上,然後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的流傳到今天了。

所以到底有沒有魔咒?是魔咒還是商機?大家自己判斷吧!哈哈!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