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球員交易心酸誰人知

作者:西門思 ‧ 2015年03月19日 16:40
【TSNA專欄】

在去年二月中的一場比賽前,許多記者簇擁在Pau Gasol的置物櫃之前。儘管他因為右腹股溝拉傷無法上場,但是這並不妨礙記者們對他的關心,因為NBA交易大限即將到來。Gasol在2011年12月差點要被交易到休士頓火箭隊,那筆交易最後因為聯盟理事長David Stern大筆一揮因而無效,但從那時起,Gasol開始自嘲自己是聯盟中交易傳言最多的球員。

在那個時候,Gasol的名字已經出現在與克里夫蘭騎士隊和鳳凰城太陽隊的交易傳言中,而最新的傳言買家則是夏洛特山貓隊。Gasol並不是沒有嘗過被交易的滋味,2008年2月他從曼菲斯灰熊隊被交易到湖人隊,但不過短短六年間,聯盟中交易傳言的瘋狂程度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我一直有所認知,做到我現在能做的事,過我現在的生活是很幸運的。我一直很開心,在這裡非常開心,但是到了某個時點,一切都會改變。人生就是改變和調整面對新的現實狀況。」Gasol說:「那讓我完全無法提防。那時候的交易傳言不像我們現在這樣。我猜社群媒體和網路讓一切大開,到處都在洩露秘密。以前可不是這樣子。」

「人們喜歡說那不會影響球員,但是……如果是你的名字出現在那,很難不去東想西想。」也曾經捲入不少次交易傳言的Deron Williams說:「特別是如果你有家人的時候,你得要把整個家庭帶走……有很多事情要思考。這絕對很難,一旦渡過交易大限,對我們都好。」

「有球員每天都纏著我,希望無論如何都要把他搞到別的城市嗎?當然有,總的來說,職業運動員就是被寵壞的叛逆小子。但是想要被交易的球員數量遠遠比不上聽到要和自己15,000平方呎豪宅、有50個座位的家庭劇院、設備完善的健身房、遊戲間和室內蒸汽浴分離就嚇壞的球員數量……更不要說其他事,從找到一台新的乾洗店到你的專屬藥物。職業運動員就像是任何人一樣—他們不喜歡改變。」知名球員經紀人David Falk說。

「我不認為有任何人喜歡被交易。」曾在聯盟許多球隊擔任教練的P.J. Carlesimo教練說:「如果問題是:『你想要讀到自己被交易的新聞嗎?』每個人都會說不。」

「但是在這聯盟打球就是這樣。只有很少很少的球員才沒有交易傳言。如果你打開報紙,讀到Kevin Garnett和Paul Pierce的新聞,那麼你大概會讀到聯盟裡每個球員都可能會被交易。那是你得要學著應付的。」Carlesimo說。

對於Marcin Gortat來說,即便他已經是在聯盟打了七年的老鳥了,但是當他知道自己被交易時,依然還是感覺震驚。

「老實說,那可不是什麼舒服的感覺。」Gortat說:「當你聽到被交易的消息時,你會感覺腿軟。但是事情過得很快,每件事都很快。」

Gortat的球員生涯中曾經被交易過兩次,第一次是在2010年從奧蘭多魔術隊被交易到鳳凰城太陽隊,然後三年後又從鳳凰城被交易到華盛頓巫師隊。當他來到太陽隊時,他知道自己不在球隊的長期建軍計劃中,所以多少有點心理準備。

「我沒有帶很多東西到鳳凰城,我的公寓租約附有選擇權,讓我可以提早解約。」Gortat說:「我知道那遲早會發生。」

當Gortat來到華盛頓時,隊友Nene和Jan Vesely帶他了解這座城市。他的車還在被運送來華盛頓的途中,而有時候他根本不知道他要去哪裡,所以球隊的訓練員和器材經理會開車載他回家。

「你真的會迷失。」Gortat說:「你對未來一無所知,你不知道未來幾天會是怎麼樣子,你的餘生會是怎麼樣子,你的球員生涯會有什麼變化,你要怎麼適應新的球隊。」

或許當Nene帶著Gortat認識環境時,是出於一種回報的心態,因為一年半之前,他也從待了十年的丹佛金塊隊被交易到華盛頓。

Nene在丹佛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家,那是他球技逐漸成熟的地方,來自巴西的他在那學會英文,在那接受醫生治療對抗睪丸癌,也在那遇見他的妻子。當他從金塊隊被交易到華盛頓時,他走進球場時不小心還走到習慣的客隊走廊。

「你生命中的很多東西,你會做好計劃,但是計劃不如變化。」Nene說:「這就是這行業辛苦的部分。」

那時候與Nene一起被交易到巫師隊的,還有現在已經離開聯盟的Brian Cook。「我的經紀人先告訴我。」他說:「然後(快艇隊得)Vinny Del Negro教練打電話給我。他們很專業。他們做得很好。有時候你會聽到消息,或者有個朋友打電話給你說:『該死,老兄,你被交易了?』我覺得他們打電話給我是種尊重,我告訴他們:『謝謝,我很感謝這機會。』你可不會想要過河拆橋。」

當Cook被交易之後,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他要離開自己的家人了:「他們在上學,我每天都可以見到他們。老實跟你說,我想如果你是個有家庭的人,那是我想到的第一件事。當你年輕時,你會學習到這比賽的商業面。」

Cook說他的妻子有點沮喪:「我在洛杉磯兩年了,每天都可以回家,和我的孩子玩,幫忙點家事。現在她只能獨自照顧三個小孩了。對她來說大不相同。」

當Nene在參加完第一次練球後,巫師隊總管Ernie Grunfeld攔下他,問他有沒有找好房子,那時候他還住在旅館,不過很快他就搬進了一間舒適的公寓,而他的妻子很快也飛來陪伴他,兩個月後,Nene以美金145萬元賣掉了他在丹佛的房子,比他買進時要虧損了近20萬元。

Nene並不是特例,因為職業運動交易的本質,球員的工作並不穩定,隨時有可能轉換東家,於是要在短時間內出脫房子就成了一大困擾。

當Kevin Garnett在去年夏天以360萬元賣掉他在新英格蘭地區的豪宅時,比他在2007年來到波士頓時用460萬元買下的價碼要虧損不少,而他的房子甚至在市場上擺了近九個月才賣掉。類似情形也發生在Ray Allen和Paul Pierce身上,Allen在2013年以460萬元賣掉他在波士頓近郊的房子,比他在2007年買下時小賺了2萬5,000元,而Paul Pierce的房子在賣了超過一年之後,依然還是待價而沽。

「這樣的資深球員可能在全國各地都有房子,因為他們來到波士頓之前已經被交易很多次。」房地產經紀人Rosemary McCready說:「他們不像是一般屋主可以等待,到房價走高時才賣出。」

「在NBA裡,你只付四個月的房租。」Richard Jefferson說:「你的工作沒有那麼穩定。除非你在一個地方三四年,不然你不會買房子。」

在NBA打了14年,Jefferson曾經被交易過四次,從紐澤西籃網隊到密爾瓦基公鹿隊到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到金州勇士隊。

「當你在這工作久了,你不會那麼多愁善感。」Jefferson說:「這不是一個適合敏感的人的工作。你得要做好心理準備為另一支球隊打球。如果你不能應付得來,那會影響你的表現。我在紐澤西打了七年,是聯盟得分榜第九名。在我打出最好數據的一年之後被交易。第一次總是比較痛苦。在那之後,你就是順其自然,了解這工作就是這樣。」

Ray Allen在球員生涯曾經被交易兩次,一次是從密爾瓦基公鹿隊被交易到西雅圖超音速隊,另一次則是從超音速隊被交易到波士頓塞爾蒂克。對於以控制狂聞名的Allen來說,他自有一番應對交易的想法。

「控制那些你可以控制的。」Allen說:「你沒辦法交易自己。有時候你的行為會讓你被交易,但是你得要控制好自己的球技,讓自己有最佳機會處在你想要的環境。」

大部分球員都說,第一次被交易是最痛苦的,或許對Jefferson和Allen這樣資深的球員來說,被交易的感覺已經逐漸麻木了,但是對於剛進聯盟的資淺球員而言,這有如震撼教育,被交易可能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球技已經不再被當作自己家的地方所需要,即便總像是個惡漢的Kendrick Perkins,當他知道自己從波士頓塞爾蒂克被交易到奧克拉荷馬市雷霆隊時,也不禁流下眼淚。

而更多是像從費城七六人隊被交易到紐奧良鵜鶘隊的Jrue Holiday一般,茫然不知所措:「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發生什麼事了?』因為我完全沒想到會發生。我花了幾分鐘了解新球隊的大致狀況、教練等等。我接到教練Monty Williams的電話,在那之後還可以。」

球員被交易後的第一個問題,當然是要把這消息先告訴誰。現在已經離開NBA的Luke Walton在2012年從洛杉磯湖人隊被交易到克里夫蘭騎士隊時,他選擇打給女朋友。

「我第一個告訴我的女朋友。」Walton說:「我想她大概會想要知道。她以為我在跟她開玩笑。然後她的反應是:『我要跟你走,還是要留在洛杉磯?』類似我應該怎麼做的問題。那當然很麻煩。但是她決定留下來。我在這裡有個房子。我還養了一隻狗。我有很多東西需要照顧,而她要留下來照顧這些。」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混亂的開始。2012年從密爾瓦基公鹿隊被交易到金州勇士隊的Andrew Bogut這樣形容。

「當人們換工作或搬家時,他們通常可以花上自己想要的時間,比方說半年或一年來找一個家,但是我們只有48小時。」Bogut說:「在球季結束後,我回到密爾瓦基,把剩下的東西打包好,把房子賣掉,找到個仲介去參觀房子,決定是不是要把傢俱也賣掉,或者把它運到新家。有很多家事要忙。」

「首先,當你來到一個新城市,你得要接受體檢。」Bogut解釋說:「我在禮拜二接到電話,知道我被交易。禮拜三下午,我已經準備搭上飛往舊金山的班機。你沒有很多時間打包。你試著帶幾件西裝,帶著你的梳妝用具,差不多就這樣。那發生的非常快。如果你少了什麼東西,希望有人在你的上一個城市可以幫你寄來。」

當Roger Mason Jr.從芝加哥公牛隊被交易到多倫多暴龍隊時,他靠著球隊的資深球員帶領他了解一切,聯盟也會協調球隊幫助打包和搬家的過程。但是即便如此,被交易的感受依然如排山倒海而來。

「那些小事,像是車子或衣服等等,你得要有個人回來幫你打包,因為你已經離開了。你有接下來的比賽要打。」Mason說。

「球場其實是個安全的天堂。我們一輩子都在這。當然你一定也需要調整,但是籃球場依然還是那個我們在打球的區域。辛苦的部分是球場之外,其他的部分。那部分很少有人知道。」Mason說。

在被交易之後,球員的旅館成了他暫時的家,直到他找到下一個窩。對大多數球員來說,在球季中沒有時間找到一個新的住所,尤其是當他們是在交易大限前被交易時,所以當其他球員結束客場之旅,可以回到溫暖的家時,他們只能回到另一個旅館。

當沙加緬度國王隊的Patrick Patterson知道自己即將前往多倫多時,他正在和媽媽一起看電影的他,然後經紀人來電告知了這個消息。

Patterson在不到一年之前才從休士頓火箭隊被交易到國王隊,短短十個月內他又要換東家。當Patterson來到沙加緬度時就已經有預感會再被交易,與他位置重疊的球員有好幾個,當他們傷癒歸隊時,自己就有可能離開。

當知道被交易後,Patterson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球隊訓練場館,從他的置物櫃裡拿些必要物品,像是鞋子和衣物。接著他回到公寓盡量打包好每樣東西。對Patterson來說,最困難的就是服裝,因為他要從即便冬天都是陽光明媚的沙加緬度,去到冰雪紛飛的多倫多。他冬天的衣服都還在休士頓的房子,所以他得安排貨運到多倫多。

當Patterson與同被交易的隊友一起走出飛機時,就看到皚皚白雪的多倫多。他帶著三四箱行李,而迎接他的暴龍隊人員已經等在那迎接他,就像是其他被交易的球員,Patterson只能暫時把旅館當成自己的家。就這樣,Patterson走入了球員生涯的另一個階段。

而當Patterson來到多倫多時,暴龍隊的Rudy Gay則要前往沙加緬度。就像是Patterson,Gay在幾個月之前也才從曼菲斯灰熊隊來到多倫多,他和妻子在接下來的球季就一直住在旅館,與他們相伴的還有他們的愛犬。

與Patterson相同,Gay從發達的網路消息早就知道自己可能很快就要搬家,所以他隨時做好準備,但是這依舊無法避免交易隔天的一片混亂。

「我在凌晨六點起床,但是前一晚大概在三點才入睡。」Gay說:「起床、坐飛機、抵達多倫多、參加記者會、再睡個45分鐘,然後上場比賽。當我來到球場時,我大概只和教練花了五分鐘討論比賽。他告訴我就上場去打吧。」

「有時候,人們好像覺得我們都不會累。」Gay說:「我們在不到24個小時裡要飛行大概1,500英里。不到24小時要在兩三個城市裡來回。到處都是你的東西。你不知道要穿什麼,甚至不知道要怎麼去球場。」

但是Rudy Gay有個最重要的秘訣:隨時準備好一套西裝。

「我發現到一旦交易發生時,我馬上打包我的西裝。」Gay說:「在NBA裡,你永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需要一套西裝,所以我隨時準備好。」

這正是Nick Young在2012年從華盛頓被交易到洛杉磯快艇隊時所面臨的問題。對於在洛杉磯出生,大學又是念南加大的Young來說,可以回到洛杉磯再讓人興奮不過了,問題是當他被交易時正好在客場之旅。

「我們在紐奧良。」Young說:「我沒有衣服可穿。我只為了兩場客場比賽帶了兩件衣服。所以當我來到這裡,因為我沒有打第一場比賽,他們叫我穿件西裝之類的,但是我沒有西裝。我現在還是穿著同一套衣服。我不能在洛杉磯還少了我的戰袍。」

但好消息是Young的父母都在洛杉磯,所以Young的第一場比賽,是他們親自載著兒子從旅館抵達球場。

但是Young的快艇隊生涯沒有持續很久,那個球季結束後,他與費城七六人隊簽下合約。一年之後他又回到洛杉磯,這次是和湖人隊簽下一年合約。去年夏天,他又和湖人隊以四年2,150萬元續約。

當Young在新球季繼續穿著湖人隊的球衣時,Pau Gasol卻決定離開洛杉磯,但不是透過交易,在聯盟中打滾這麼多年之後,Gasol終於有機會決定自己的命運,選擇在去年七月以自由球員身份,與公牛隊簽下三年2,200萬元合約。

「我又覺得充滿活力了。我在一個舒適且有效率的地方,我可以主導許多進攻。」Gasol說:「我的名字不會像過去三年般出現在交易傳言中,這是一個被人們忽略的因素。」

「那很重要。不需要去想那件事,在你內心深處不用總纏繞著那件事很重要。擁有那樣的安全感和舒適是很好的。」Gasol說。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http://www.sportsv.net/articles/8904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