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好久不見|森榮鴻

作者:MyVoice ‧ 2018年06月03日 15:15
森榮鴻第一次參加中職選秀會。(TSNA授權提供,林言熹/攝)
森榮鴻第一次參加中職選秀會。(TSNA授權提供,林言熹/攝)

原文經MyVoice授權刊登

作者:森榮鴻

嗨,好久不見,我是森榮鴻。

目前是業餘自由球員,在經紀公司的安排下在國體復健、訓練。今年沒想說要出來選秀,醫生也建議說不要那麼急,把傷養好。這個刀是去年九月動的,當時醫生評估說如果要繼續打球的話就得動刀,這是手肘動的第三次刀。現在早上工作、下午練習,練習的話以體能為主,還不能丟球。

現在白天在小舅森平房的家具行幫忙做家具。小舅做的是很仔細、精緻的手工家具,得過世界木工冠軍,是木工家具有名的厲害人物。小舅做的傢俱是接客戶單子訂製那種,大家如果想做傢俱可以找我小舅唷。謝謝小舅剛好讓我有工作可以做,或許也順道磨練打球以外的技能。家具行在大溪,下午再來林口國體練習。從2016年小孩來報到,去年在崇越就已經是要工作養小孩。而且比起在崇越住宿、不能帶家屬進宿舍;現在白天工作、晚上練球,反而還能每天回家陪小孩。

球迷可能很久沒有我的消息了,我是去年春季聯賽在崇越的時候受傷的。甲組球隊拚的是短期盃賽,要簽的都是即戰力,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投入在選手上等待受傷後復健這段。通常的作法是要自己把傷處理好,再回去跟他們練習,看狀況他們要不要收。自己在2017年一月跟崇越簽半年的合約主要是為了準備選秀,想說或許可以在業餘轉先發,拚更好的表現和身價,沒想到卻在這半年間受傷了。

2016年底在U23去日本移訓那時都還是投後援,當時狀況真的是處於生涯的最佳,甚至比高中時還要好,均速在150以上,最快來到154,投球輕鬆又有力量。所以雖然當年選秀會上Lamigo開的是很好的條件,經紀公司也滿意;我還是如同當時所說,覺得簽約金只能拿一次,狀況正好,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想拚更好的身價。打U23時感覺身體就有點狀況了,回國之後去檢查,醫生說韌帶沒事,應該只是肌肉緊繃發炎,休息一下就好了。當時以及後來進入崇越的投球量比起在國體時也沒有特別大,沒想到春聯開始之後就又把韌帶投斷,跟大二那次差不多,也是投到聽到「ㄆㄧㄚ!」一聲。

在國體或是在業餘甲組,任何醫療上、診斷、手術的資源都要自己尋找、支出要自己負擔。自己偶爾也會想到,當時選擇簽下去的話是不是就不會受傷?即使受傷的話職業球團也會有配合良好的醫療團隊處理。不至於變成現在自己要到處奔走找醫療資源。自己找醫生、安排檢查、安排開刀和後續復健,滿折磨人的。

這已經是第二次用身上肌腱補撕裂的韌帶,從縫好韌帶之後就要先拉開手臂的角度,這大概是最痛的時候。現在則是慢慢建構肌肉力量的階段。目前恢復、練習的進度是在做重量、體能。以下肢的重量訓練為主,上肢有些手肘外展的動作還不太能做。二頭、拉背、小肌肉都有在做。肌力的訓練以不要痛為主,外展的動作如果要做,就要注意強度不能太高,目前的訓練也都還沒有碰球。訓練的部分一樣是由國體這邊安排。當時在找訓練的地方,去年十月開完刀在家休養,一次來林口長庚帶小孩來回診,剛好碰到國體的學長林衛宣,在關心我的近況之後,就為我安排了復健、訓練的課程。

 

森榮鴻在國立體大自主訓練,左一為訓練師林衛宣。(由MyVoice提供,耿子元/攝)

 

但有過上次的開刀復健經歷,這次的手術與後續復健、訓練少了許多驚慌,多了不少篤定感。上次在許多術後訓練時,只要一有不適就會害怕不敢繼續,但現在知道如何在自己身體可以接受的程度內接受訓練。

打球這一路上,我從來不是什麼天才。國中畢業前本來已經跟美和講好了要去,國三打小馬*被平鎮的教練看到,就找我去讀。剛好爸媽那時都在桃園,就去平鎮了。從台東來到北部的平鎮,剛來覺得這邊的球員怎麼都這麼強!怕自己會跟不上。後來逐漸投出表現,高三的時候被選到經典賽大名單。被選到的時候覺得「哇,原來我有這樣的水準嗎?」意想不到、也真的很開心,就覺得都進來了就努力表現、多學習。

而高中時期雖然一直有風聲,但外國球隊始終沒有直接來接觸。總有一些他們不喜歡我的姿勢啦、投球機制等等的傳聞。大四有日本的球隊來找,但要去測試的時候那時已經有傷,丟不出原本的水準。

大學有三年、業餘有一年花在復健。剛上大一就受傷,那時候覺得還好,想說慢慢來吧!還有兩三年可以發揮。大二回歸球場之後又再受傷,到後面都在復健的時候,越來越覺得時間的壓迫感,害怕自己落後同學越來越多。重複受傷的過程中,卻只有過一點想要離開棒球的念頭,最重要的是家人鼓勵說:球都已經打這麼久了,在這裡把傷養好,把書讀好,讀完這四年吧!

 

自主訓練。(由MyVoice提供,耿子元/攝)

 

經歷過那麼多傷痛,我還是很愛棒球。現在假日會跟小舅去新店板橋那邊的乙組聯盟打球。最早是在小舅那裏工作完,他問我下午要不要一起去打打球。週六早上去上班,下午兩點就跟小舅一起去打球活動一下,滿快樂的。現在還不能丟球,只守備打擊跑壘,所以守一壘,接到就不傳球就自己踩。這裡都是一些社會人士,打得滿認真的,其實不弱,而且球慢慢的反而讓我不都抓不到擊球點。

對棒球,我還是有自己喜歡的部分!從小打到現在,也還沒有什麼可以貢獻給家裡的人,就想說能拚多久就拚多久吧!未來再慢慢地回饋我的父母,感謝他們。

現在看到同梯、小一些的學弟都在打職棒了,我也不會特別覺得怎麼樣。他們已經到那個level好好發揮了,那我就也把自己顧好,專心在自己的節奏上。他們有比賽的時候,我也會在電視上看。看到他們,比起羨慕、慌張,我反而常想起以前一起生活、打球、放假一起玩的那些美好有趣的畫面、回憶。高中、大學或是國家隊的戰友們,球季結束後比較多各自的時間,回來國體練習的時候也會互相加油打氣。像是國體的同學楊岱鈞之前休季的時候回來自主訓練,遇到時大家會聊聊天,關心一下彼此近況。

很久沒看到我的球迷,請慢慢期待吧!如果忘記我了,然後有天又突然看到我出來,會想說「唉呦,不錯喔這個人又回來了!」哈哈,或許這也算是個不錯的驚喜吧。

不去想太多,我只專注在自己的節奏上,繼續努力。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