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西裝裡的份量-潘忠韋

作者:陳捷盛 ‧ 2017年07月02日 18:37
潘忠韋(圖中)與其家人。(陳捷盛提供)
潘忠韋(圖中)與其家人。(陳捷盛提供)
做什麼事情都要做到最好,今年已經是第三年擔任球評,潘忠韋在這個領域也越來越上軌道,得到許多肯定。
 
他也非常感謝福斯體育台「鄧公」鄧國雄主播,當初力邀他嘗試轉播美國職棒。至於轉播中華職棒的牽線人,則是業界前輩之一的徐展元主播,當時是在博斯體育台。而在這之前,時任中華職棒秘書長「池爸」陳俊池(現任富邦悍將總監)也曾經介紹他擔任過廣播的球評,有機會磨練口條。
 
「當球評有許多難度,以前打球時只要專心和投手對決,現在要時時刻刻注意場上和場邊的一舉一動,想的面要更廣。」這是一部分。
 
「另外場邊的話題也要涉獵,還要不斷地充實自己,才可以有豐富的講評內容。」


(照片提供:陳捷盛)
 
此外,轉播美國職棒也讓喇叭離開球界後去美國語言學校念的英文派上用場。
 
「我打球時連英標都不懂。」
 
「那你打球時怎麼和洋將互動?」我問道。
 
「逼他們講台語。」潘忠韋一臉正經地回答。當然,兩人又是一陣大笑。
 
從打球被人評論,到現在評論別人打球,身分不同,但共同點都是棒球。
 
「喇叭哥最愛棒球哪一點?」我問。
 
「這問題很深奧。」得到的回答讓我滿頭問號。
 
「1997年的時候,我們在古巴移地訓練,備戰第2年的曼谷雅運。」潘忠韋陷入思考。「有一天練球時,當時中華隊教練高英傑忽然找我,我嚇了一跳,以為哪裡沒做好。」
 
「喇叭,我覺得你沒有愛棒球。」高英傑教練對著他說,但並不是用苛責的語氣。
 
「你練球很認真,打的成績也不錯,但你沒有愛棒球。」教練說完就走了。
 
從那一天開始,潘忠韋就不斷思考這個問題。
 
「應該是2003、2004年那段時間,我才慢慢體會到教練想告訴我的方向。」喇叭思索著。
 
「從小開始,打球的目標是為了打國家隊,沒別的。所以練球時我非常認真,但其餘空檔我從來沒思考過任何有關棒球的事情,就像是制式化的練球機器人,棒球比較像是個例行公事。」
 
對話到這裡時,我還在思考這些話的邏輯。
 
「愛棒球應該是要慢慢融入它,讓棒球變成生活的一部分,平常看比賽時,會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分析尋找樂趣,會因為發自內心的愛,而去研究一支球隊、球員。」
 
「愛這個字是個很廣的定義。」潘忠韋補充說道。
 
最愛棒球哪一點?喇叭無法給予一個明確的答案。的確,就像談感情一樣,有些時候全心愛一個人,可以明確說出最愛的地方,但也些時候「愛」會變得很抽象,無法回答。


(照片提供:陳捷盛)
 
可以肯定的是,喇叭現在球評的工作,剛好符合他對棒球「愛」的表現。
 
「退休這麼久,現在腦海中如果忽然浮現打球的畫面,會是什麼?」我好奇地發問。
 
「有兩個畫面。」潘忠韋不假思索地說。
 
「一個是我少棒時的第一場比賽,我守外野,結果第一顆朝我打來的飛球,我就漏接了。」
 
「另一個畫面是在兩聯盟合併後的某場比賽,我拎著球棒準備上場打擊,我邊走邊喊聲,因為我總是怕輸給投手,喊聲是要讓自己戰勝心魔。」
 
第1個畫面中的喇叭還只是個小男孩,內心也許還不知道棒球後來會成為他現在生活的第一部份。第2個畫面中的喇叭,則是已經和棒球共處20年。
 
而此刻站在我眼前,陷入回憶的喇叭,身上已經穿好西裝,準備迎接隨即而來的中職轉播。
 
棒球現在在他內心的份量,又和兩個畫面中的自己,有點不一樣。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分享和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焦點文章 Focus Article 看更多


TOP